传统与现代之间的“三个转变”

2019-10-16

时代呼唤变革,改革需要破题。随着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我国对外开放进入全新阶段。对行业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着眼于提高中国烟草整体竞争实力,国家局党组围绕“做精做强主业、保持平稳发展”基本方针,在21世纪初提出“三个转变”,即传统烟叶生产向现代烟草农业转变、传统烟草商业向现代卷烟流通转变、传统工厂制向现代企业制度转变,向着“大品牌、大市场、大企业”目标出发。

建设现代烟草农业 全行业的重大历史任务

烟叶生产为行业提供了优质的原料。

20世纪90年代,我国烟叶质量有了较大提高,部分产区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生产基本实现了“种植区域化、品种良种化、生产技术规范化”。彼时,烟叶年种植面积约2000万亩,我国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烟草大国。

虽是烟草大国,却非烟草强国。

世纪之交的烟叶工作处在“火”与“冰”的“煎熬”中。

“火”:一些产区错误估计烟叶生产形势,地方政府追求利益,未能严格执行国家计划和国家局宏观调控要求,烟叶持续超种超收,至1997年达到顶峰。当年,全国超面积种植500多万亩,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大量囤积的烟叶加剧了收购工作难度,严重损害了烟农利益。

“冰”:进入21世纪,随着种烟比较效益下降,烟农数量急剧下降,种烟面积严重下滑,植烟区域严重萎缩。据统计,从2000年到2012年,全国种烟农户年均减少近30万户。

如何“降火融冰”?在“稳得住”与“控得住”的双重挑战面前,烟叶工作如何转型,考量着烟草人的智慧。

跟随时代步伐,落实中央决策。2005年,国家局领导牵头成立了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专门领导小组。随后,《全国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实施方案》公布,吹响了建设现代烟草农业的号角。

200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现代烟草农业作为现代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行业反响热烈。6月,时任国家局局长姜成康在福建烟区调研时,首次提出烟叶生产要努力实现传统烟叶生产向现代烟草农业转变。7月,全国烟草专卖局局长、公司总经理座谈会正式将实现传统烟叶生产向现代烟草农业转变作为一项战略任务提出。随后,国家局印发的《关于发展现代烟草农业的指导意见》,成为现代烟草农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2008年,行业现代烟草农业试点工作正式启动,在全国135个试点村积极探索生产组织模式。

按照“一基四化”的总体要求,行业全面推进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努力实现烟叶生产的规模化种植、集约化经营、专业化分工、信息化管理。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水源工程援建、烟农专业生产合作社、基地单元……在推进现代烟草农业的建设过程中,行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以创新做法变革烟叶生产方式。

截至2018年年底,行业累计投入烟基建设补贴资金917.81亿元,完成各类项目建设512.27万件,改善了近5000万亩基本烟田的生产条件。

烟叶稳则行业稳。现代烟草农业建设符合中央提出的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要求,是行业自觉贯彻中央决策部署的重大举措,也是保持烟叶生产稳定发展的关键措施,更是全行业的重大历史任务,强有力地保证了卷烟“大品牌”发展,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农民增收唱出行业“和声”。

迈向现代卷烟流通 打造“最有价值的战略性工程”

统购包销时代,卷烟有自己的流通方式。

卷烟批发渠道完全由国营商业部门掌握,二级批发站(调拨站)和三级批发站构成卷烟商品流通中的销售网络,而三级批发站以下构成县(市)辖区域内的零售网络,国营商业、供销合作社、代销点是当时卷烟零售网点的主体。这种由三级批发站和无数零售点构成的卷烟销售网络,保证了卷烟从生产领域到达消费者手中。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卷烟流通领域的矛盾逐渐显现。

20世纪80年代的农村,有的县烟草公司“买单卖单”“大进大甩”,批发市场上国营与个体“两分天下”,“四批”“五批”现象泛滥、局面混乱;在城市,个体黑市批发由“地下”转为“地上”,部分地方形成了非法卷烟批发市场,导致“假私非”卷烟横行无忌、冲击渠道。

如何解决这一矛盾?行业决定,“先农村后城市”,着手建立自身的卷烟销售网络。

1994年、1995年,国家局先后召开重庆网建工作会、“潍坊会议”,印发《关于进一步建立和完善农村卷烟批发网络的意见》《农村卷烟销售网络建设现阶段工作标准》等重要文件,“以我为主、归我管理、由我调控”的农村卷烟销售网络建设由此全面铺开。

通过设置卷烟批发网点、自批点、联营联销、流动批发、委托批发等方式,截至1997年,全国农村卷烟销售网络建设取得了极大进展,批发网点达1.1万个,其中自设批发点占92.3%,实现了对农村卷烟市场的有效控制。

1997年10月10日,国家局下发《关于开展全国城市卷烟销售网络建设工作的意见》,提出要用3年时间建立城市卷烟销售网络。1999年全国第一次网建现场会在南通召开,2000年武汉网建现场会第一次提出访送分离。到2000年年底,全国共建成卷烟批发点1.6万个,358万余户零售户的卷烟供应得到保障,一个遍布城乡、横竖贯通的卷烟销售网络体系基本形成,为现代卷烟流通建设奠定基础。

2002年,上海网建会的“电话订货、网上配货、电子结算、现代物流”新型业务模式,首次对“现代物流”进行了阐述,响亮提出从传统烟草商业向现代卷烟流通转变,标志着现代卷烟流通建设进入了全新阶段。

随后,“36个重点城市网建联动”“按客户订单组织货源”“卷烟生产经营决策管理系统”“工商协同营销”“网上订货”“‘135’工作法”“现代卷烟零售终端建设”……行业各单位开足马力,为网建发展贡献智慧。

十年磨剑终成锋,一朝破竹势如虹。历经2002年至2005年整体推进阶段,2006年至2008年全面提升阶段,2009年至2011年创新发展阶段。十年之间,行业经历了由点到面、由东向西、由城市到农村的推广过程,经历了由建立到完善、由模式推进到创新发展、由建网到用网的提升过程,经历了由商业建网用网到工商协同用网、由行业内到零售终端的延伸过程。

历史的指针又一次指向上海。2012年9月,全国卷烟营销网络建设现场会在上海召开,会议宣布: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现代卷烟流通初步建成。

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2016年广西网建会提出实现客我关系管理水平、终端建设水平、品牌培育水平、市场管控水平、市场化水平“五个全面提升”,2017年大连网建会要求加快卷烟营销网络提质升级,2018年浙江网建会展示了“数据驱动、平台运营、终端升级、队伍赋能”新模式,行业网建在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年年升阶、砥砺前行。

现代卷烟营销网络作为中国烟草“最有价值的战略性工程”,对行业由传统烟草商业向现代卷烟流通转变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现代卷烟流通建设过程中,统一、规范、有序的卷烟市场加快形成,行业重点品牌加快发展,零售户获得更优质服务,营销队伍素质飞速提升,进而有力提升了中国烟草总体竞争实力。

构建现代企业制度 “在探索中起步、在实践中完善”

20世纪末,中国烟草工业经历了计划外烟厂“关停并转”的改革,盲目发展的混乱局面得到有效控制,但“散、乱、低”的问题凸显。据统计,1998年全国共有185家卷烟厂,其中年生产规模10万箱以下的小烟厂有95家,占一半以上。

为促进形成一批核心竞争力强的大企业、大集团,2003年,国家局明确提出要“加快企业结构调整步伐”,一手抓“关小”,一手抓“扶大”。

2003年4月,安徽中烟工业公司率先成立。至次年年底,规划中的16家工业公司全部成立,兰州卷烟厂等8家卷烟工业企业则统一划归中国烟草实业发展中心管理。加上上海烟草集团,18家中烟公司的卷烟工业格局初步形成。

格局初成,但资产管理关系如何进一步理顺,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和权利如何确保,企业制度如何完善等,这些问题行业在反思。

2005年,国务院印发有关文件,理顺烟草行业资产管理体制、深化中国烟草总公司体制改革、分类指导烟草企业体制改革,要求中国烟草总公司依法对所属工商企业的国有资产行使出资人权利,经营和管理国有资产,承担保值增值责任。

以贯彻落实国务院文件为标志,行业改革发展进入新阶段,行业管理从行政管理为主,转变为行政管理、资产管理并重。

根据文件精神,行业着力推进公司制改造。2006年行业全面完成烟草产权划转工作,印发《中国烟草总公司国有资产管理规定》,卷烟工业企业全部改制为省级工业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或分公司。全行业资产关系的理顺,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打下基础。

如何在坚持和完善专卖制度、构建内部适度竞争的前提下,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构建公司治理结构、确保总公司出资人权利?行业没有前路可循,没有经验可依。

按照“在探索中起步、在实践中完善”的总体思路,国家局决定成立董事会,使其成为连接总公司和各工业公司的“桥梁”,实际上是行使总公司的部分职权。

2007年7月30日,国家局总公司下发《关于省级工业公司建立董事会工作的指导意见》,标志着省级工业公司董事会建设工作正式起步。

同年,国家局决定以广东中烟、湖南中烟、湖北中烟、浙江中烟等4家工业公司为首批董事会试点单位。11月9日,广东中烟率先举行了更名改制挂牌仪式,更名为“广东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董事会。

本着“成熟一个、推进一个”的思路,省级工业公司董事会建设不断推进。其中,广西中烟由总公司控股、广东中烟参股并成立董事会,成为行业第一家跨省联合重组的省级工业公司董事会;上海烟草集团首开行业工商一体的管理体制;云南中烟则实行的是三级母子公司体制。

2011年9月27日,随着贵州中烟完成更名改制并组建董事会,至此,17家省级工业公司全部纳入现代企业制度,董事会建设在架构上基本成形,由传统工厂制到现代企业制度的转变初步完成。

架构初成,脚步不停。围绕行业改革发展的主要任务,结合现代企业制度的具体要求,近年来国家局总公司先后下发《关于加强董事会建设的意见》《关于加强省级工业公司工程投资、物资采购、宣传促销委员会建设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发挥董事会管理监督作用的意见》等重要制度性文件,不断将以董事会建设为核心的烟草行业现代企业制度建设推向纵深。

2017年,行业董事会等相关机构部门按照国家局统一部署,及时对各烟草省级工商企业公司章程进行修订,在公司章程中明确党建工作总体要求,明确党组织的机构设置、职责分工、工作任务,明确党建工作人员配备、经费保障等内容和要求,明确党组(党委)研究讨论是董事会、经理层决策、实施重大问题的前置程序。

作为具有中国烟草特色的公司治理机制,行业董事会是专卖体制与市场机制相结合的一次深层探索,也是深化行业管理体制改革的有益探索,更是建设现代烟草工业企业的体制保障。

自国家局总公司成立以来,行业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历经重重改革转变创新,向着“星辰大海”出发。21世纪初的“三个转变”,是在传统的产业基础上进行变革,初步构建了现代烟草产业体系。它见证了行业改革者的拼搏、奋斗,也为行业建设现代化烟草经济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来源:中国烟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