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云红河集团:从技改到革新 从制造到智造

2019-11-13

前言

工业强国的必由之路,就是以技术创新推动产业创新。而技改几乎是所有工业制造的永恒主题。在中国卷烟行业中,云南中烟红云红河集团一直走在技术革新的前列。这家饱经风雨却始终活力无限的企业,由小变大、由弱而强的发展之路,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一部微观行业发展史。多年来,他们一直在探索与发展,一次又一次技改,伴随着云南烟草的成长,也为行业发展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

在新中国成立70年的今天,我们回望企业的发展史,从中可以窥见,小到一个工人,大到一座工厂,他们精益求精,精准抓住每一轮工业革命机遇,超前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机遇,致力于探索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为创造出历久弥坚的经典品牌、开启烟草行业中国智造的新征程正在努力奔跑着。

大国制造篇

2012年,在昆明北市区,有一座世界领先的联合工房诞生了。整洁明亮的厂房,从外面经过,安静地伫立着。进去一看,才发现是别有洞天——自动流水线在屋顶上架着,上面各种材料、产品等自动有序地“游走”着,自动机器人在车间来去自如。整个工厂的流水线能在极少数工人远程控制下,安静而精妙地运转。

这样的场景放在数十年前,几乎没法想象。几十年前,工人们还在引进的进口设备上琢磨,到现在已经有最先进的厂房,甚至国产设备也在逐步地提升效率……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当下,红云红河集团正生动地演绎着从大国制造到大国“智”造的华丽转变。

云南的第一张名牌“云烟”,小小两字,李云杰从仰望、接近、读懂,到成就、呵护、传承,已用了整整31年,还将继续为此付出光阴;对于雷云波来说,调试中国自己制造的设备,从而生产出更适合中国人的产品,是他的毕生追求。产品在更新,工艺在更新,要求在更新,透过他们,就可窥见数十年来,红云红河集团技术革新,守正出奇的轨迹。

起初——在灰尘密布与闷热昏暗的工厂当学徒

时光回转到1988年,灰尘在低矮的车间里随意游荡,风管一吹,烟雾便弥漫起来,使得这一方原本就透不进多少光线的空间更加昏暗;车间破旧,没有通风设备,一层楼又有百人一起工作,不少人患上了严重的鼻炎,夏日也愈显炎热。

这一年,学徒李云杰和昆明卷烟厂第一代进口设备,来自意大利的SASIB-6000型,打了个照面,他和厂的缘分,也就从此开始。

师傅带徒弟历来是车间的传统。SASIB-6000型每分钟可以包装200包烟,再通过人工封为一箱。这台小小的设备,需要7个人一起操作,没有任何说明书,李云杰就通过师傅口传心授学习,再通过实操摸索。第一代设备操作简单,上面的小灯亮起来,就可以知道机器故障,聪慧又踏实的李云杰很快掌握了方法。虽如此,师傅却也再三叮嘱,“放烟盘上去时千万要小心,处理故障时千万要小心,拿不合格的烟时千万要小心,”机器简陋,经常伤人,师傅担心。

那时,和李云杰一样的烟厂员工们每天要上班12小时,光是站立的时间就长达10小时,眼睛和手更是得时时盯着机器,一刻都不得空闲,但对于第一次接触进口设备的他们而言,操作好设备是第一要义。

由于技术出色,李云杰从操作工变身维修工,从事设备维修,他承担了更巨大的责任,也面临着更艰巨的挑战。

求变——维修研究设备是一场孤独的“修行”

时光飞逝,5年如白驹过隙。1993年,昆明卷烟厂从简陋的小厂房,变成带空调恒温的现代化标准厂房,烟尘被吸走。以往,需要7个人操作机器,后来,挑选、分拣、包装只需要3个人。

在昆烟“852”技改期间,环境大变样,设备也更迭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包装机,德国FOCKE350S被引进厂区。这台机器,实现了从软包到硬包的转变,也将李云杰的生命,和FOCKE紧紧连在了一起。

经过5年的沉淀,初级技工李云杰在设备维修上已经略有所成,脑子里已经有了一台完整的机器构造,可当他被选拔去维修新设备时,如此严密、先进的进口包装机,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一次,他只得忘掉之前所学,“一切从头开始”。

师傅是自己,徒弟亦是自己,一场孤独的“修行”就此拉开。

包装速度翻倍,质量上升,机器不再是出故障只会亮小灯的简陋机器,李云杰要在短时间内掌握设备的性能,27岁的他面临着什么呢?变简单的是,显示屏上会准确显示故障,变困难的是,机器使用全英文。

白天,他和德国工程师一起调试机器,将显示屏的单词一一记下;夜晚,他翻开厚厚的英汉词典,打开维修手册,逐字逐句查找。凭着一股子“拼劲”,仅用了两三年,李云杰就搞懂了这台精美漂亮的机器,更为惊人的是,他已经可以对机器的局部,能够改善产品效率的地方进行改进。1996年,他零成本改造了包装机存在的小包、条包透明纸泡皱问题,将香烟的外层包装纸变得平整光滑,使包装质量上了一个台阶。这一次小试锋芒,被授予了昆烟历史上第一个厂长特别嘉奖令,也是这一年,他考取了中级技工。

1998年,昆烟又一次开启技术改革,FOCKE700惊艳亮相。这一台机器,那时的上海、长沙等大城市都没有,昆烟是全国第一家引进。新设备又来了,感受时代脉搏不停,又一场孤独的“修行”开始了。

显示屏变成了3D,机器太过精密,失之毫厘便差之千里,维修难度大大升级。技师李云杰说,“设备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更迭速度不停加快,工厂的环境越来越好,我的技能水平提升也不能落后,所以对我的要求成倍增长,压力很大。”面对巨大的压力,他花费更多时间关注学习,“我没有一天是虚度的,”李云杰坚定地说。

又是3年过去,李云杰终于吃透了FOCKE700。那时,昆烟生产的红山茶、红云烟、紫云烟,从整体上论之,不论是质量、口感、品相,“都是全中国最厉害的”,他说。

技术改革没有停止。2009年,新厂房落地昆明北市区,作为“联合的新厂房”,它布局合理,吸音效果极好,再也不需要“说话靠吼”。也是这年,昆烟又引进了4台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包装机,FOCKE-FX,每分钟开出700包烟,引得不少大城市工厂的人员前来观看。

飞跃——机器制造商工程师叫我“Master.Li”

“德国人给我取了个外号,叫‘Master.Li’!”李云杰提到外号,爽朗地笑起来。

FOCKE350S被引进昆烟时,他和德国工程师一起调试设备,学习英语,从那以后,凭着坚韧的品格,高超的技术,每一次厂里引进新设备,李云杰都最先被调出来从事维修工作,和德国工程师一起调试。尽管如此,在李云杰看来,从1993年开始,到1998年,再到2009年以前,“老外”们对昆烟人的态度,是看不起的。

外号的由来,起源于第一次接触FOCKE,态度的转变,得从2009年说起。虽没有经验可循,也没有先辈指导,但李云杰一旦发现设备出现问题,马上通过自己改进对其进行解决,FOCKE公司回访时,发现了这些不同,拍照留存,并将其应用于新的设备。

随后,昆烟又引进了更先进的FOCKE-FXS,李云杰也考取了高级技师,凭着多年的实操经验,他完完全全吃透了新设备,在生产车间内怎么用,和辅料怎么配合、适应,他比德国工程师更了解机器,更能在他们的基础上改进机器。

2016年春节前夕,昆烟引进了FOCKE细支,产品还未研发出来,唯机器安装完毕,调试也未曾进行,存在很多问题。可就在这时,昆烟接到了生产1700箱细支卷烟的任务,时间非常紧迫。

“哪怕机器是你们德国人产的,我们也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把它开起来,把产品做出来!”李云杰暗暗下了决心。他花了整整一星期的时间,每天从早上7:30,琢磨到深夜11:00,终于发现了问题,并画出了配件草图。催促着连夜赶制配件后,机器开起来了,开出了第一包烟。

之后,李云杰拆除了自己改进的部分,机器又恢复原状。春节过完,德国工程师来调试机器,一个多月过去,设备未能调试正常。这时,部门又接到了紧急加工300箱烟的任务,趁着德国工程师下班,李云杰将自己改装的部件装上,顺利完成了任务。

第二天,德国工程师看到正常运转的设备和质量良好的烟,感到十分惊讶,仔细观察之后,他发现了其中的“蹊跷”,询问李云杰改过哪些地方,李云杰一一述说后,德国工程师动情地说:“太感谢你了!我发现了机器存在的缺陷,可想得不够透彻,未能解决,今天晚上机器开得这么好,我请你喝酒!”李云杰不答,只乐呵呵地笑。

“最近5年的时间,我已经从仰望德国工程师到和他平视。很多问题他们解决不了,就会主动发函到我们集团,要求我与他们一起配合调机。是什么原因导致产生问题,下一步该怎么改进,类似的问题都会来问我。”李云杰骄傲地说。为了感谢李云杰的杰出成绩,德国佛克公司总部发来了感谢信,称赞他作为一名公认的技术娴熟的修理工,展现了奉献和敬业的精神。

从被动接受到主动改进,最后又被“精工品质”的德国企业认可,毫无疑问,改变,是极其巨大的。“我们国家在进步,我们企业在进步,我们个人也在进步。”在李云杰看来,这是天大的好事。

质变——短短几厘米开启属于中国制造新时代

2017年12月,昆明卷烟厂3台套国产细支卷烟设备ZJ17D-ZB45B进厂;2018年3月,昆明卷烟厂第一台国产中支卷包机组落地。对于雷云波来说,1992年和外国人一起调试GDX1软包机的画面还记忆犹新,2017年开始,他面对的便是国产设备了,调试的时候,再没有外国人参与。

在国产细支卷烟设备进厂那年,红云红河集团顺应市场,推出100mm细支新品,生产任务就主要交与昆明卷烟厂。这个长度的烟,全国只有昆烟做,其他厂的规格多是97mm、84mm。

“不要小看短短几毫米,一开始压力是非常大的,”雷云波介绍,在设备生产和包装时,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随后,昆明卷烟厂的师傅们到细支烟生产基地——江苏中烟下面的南京、徐州、淮阴3个卷烟厂进行了学习,回来后针对自己的设备进行了合理改造、调整,让3台套ZJ17D-ZB45B跑出了“昆烟速度”。从安装定位到顺畅生产,每台平均用时不到1周;从顺畅生产到规模生产,不到3个月。目前,每分钟可以开出320包云烟(细支珍品)、云烟(细支云龙)。

2018年7月初,首台国产中支卷包设备ZJ17D-ZB45B调试完毕,交付生产;9月5日,经过10小时连续生产,顺利完成工厂下达的30箱钓鱼台(中支)品牌紧急生产任务,首立新功。“原来钓鱼台(中支)是由FOCKE350生产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国产设备生产让它变成真正意义上的‘中式卷烟’了。”雷云波笑着说。

在雷云波看来,产品在更新,工艺在更新,要求在更新,国产机器围绕这些更新,还是有很多“大国智造”的亮点。“第一代烟支的检测是探针式的,会损坏烟支,影响质量;第二代改成光电检测;如今,原来细支烟的滤嘴是实心的,现在是空心的,设备需要满足工艺需求,才能实现对烟支的检测,于是,国产设备用上了视像检测,用摄像头来对比、分析烟到底有没有缺陷”,这是其一。

以前,内框纸由纯机械传动,从里面的齿轮传,国产设备则是利用伺服电机传动,里面齿轮脱开,电机带着滚轮动,解决了开特殊的烟时,内框纸上图案的定位问题,保证了每一包烟图案的位置一致,这是其二。

缺包检测也由感应烟包铝纸变成了吸风负压。感应铝纸时,有烟包横在烟盒里,实际有缺陷,但检测不到;国产设备利用了吸风负压技术,每一条烟经过时都会通气、吸风,缺一包烟吸的空气就会变大,使检测更准确,这是其三。

 以上种种,全是国内厂家生产的,全是国产设备独有的。

“机器一代一代接触下来,每一次设备来,都有先进的、值得学习的地方,每次技改令我感受最深的就是需要更新自己的知识,只有具备理论知识才可以去维护设备。”雷云波坚定地说。令他感受最深的是,之前维修设备,需要死记硬背每一个故障点的英文,但现在进口机的显示屏已经汉化了,而国产设备也可以选择英文。

现在,国产中支卷包设备ZJ17D-ZB45B每分钟可以开出280包烟,不过,它得到了“暂时的休息”,“之前生产的中支烟一包有20支,尺寸相对比较宽,运输、销售不方便,对消费者也不方便,我们准备改成尺寸更协调的一包16支,零配件要自己改。”雷云波说。革新的大船,又扬帆起航了。

带动——工业反哺农业带动农业科技化发展

一直以来,说到云南烟草,之所以成为国内外众多烟草人心目中的一座灯塔,是离不开工艺技术的!这技术,不仅仅是工业制作工艺,也有工业对农业反哺造就。可以说,红云红河集团在烟叶种植方面,可是“花了大力气,用上了最新的工业技术手段”的,从而也提升了农业的发展。

红云红河集团对于产品品质的把控,一直是从源头做起的。例如,烟叶的种植和管理。红云红河集团原料部基地管理技术人员介绍,“产地品牌化”就是根据品牌的需求,挑选适合生产该品牌香烟的区域、土地进行规划、命名,组织生产;“产品标签化”是指,一个品牌可以追踪到是哪一块地产的烟叶,采用的主要生产技术是哪些,保证高档原料的精准供应,核心原料的保障供应,优质原料的稳定供应,达到烟叶质量和品牌需求的高度“契合”。

针对每个品牌,原料的挑选标准是不一样的。烟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差别,其实各自有各自的“风格”,而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是生态的不同,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需要通过技术来进行检验。

在原料把控的过程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评价”。烟叶收购回来要进行分级,还要进行评价,之后分为不同的模块复烤加工。评价,包含着生产过程、烟叶质量两个方面,要从气候、土壤、病虫害、生产技术等多角度展开,评价,决定着如何改进烟叶质量、提供哪些方面的技术支持,为第二年的生产技术提供依据。

“集团非常重视原料把控,这一点,从配置的人员和技术都有体现。”原料部负责人说。集团原料部有多名博士、硕士和高级农艺师,每年都开展原料基地烟叶生产技术方面的科技项目,以提高烟叶品质。

由于源头把控,红云红河集团多年来坚持把最新的技术用于农业种植,也直接带动了当地农业的发展,提高了农业种植的工业化水平。

来源:春城晚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