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行业可能是为数不多的“长期主义”

2021-02-10作者:孟永辉

中国电子烟第一股诞生,让大家重新将目光聚集到沉寂了大半年的电子烟行业上。这一年,是电子烟行业洗牌期,各大品牌正在进行一场无声的战争,技术的进步拉大了产品差异化,另一方面,线上禁售令又拉起了渠道竞争的赛道。严监管下,瑞刻跑步上市是行业发展的分水岭,这意味着电子烟行业有巨大的增长动力,随着电子烟生产制造产业链体系日益完善,行业前景依旧广阔。

01. 监管不是电子烟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明确监管下的充分竞争是理性市场的正常现象,国家加强政策监管既是对消费者的保护,也是对行业从业者们的保护。一方面,不符合国家标准及政策法规要求的企业自然会被淘汰,进而推动行业有序发展;另一方面,对劣质企业的驱逐也是在保护电子烟产品的市场形象及信誉,正是由于缺乏行业监管,部分企业以次充好,产品质量参差不齐,这不仅侵犯了消费者的正当利益,也损害了整个行业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

优质的电子烟企业不仅不怕监管,反而自我监督,拥抱监管。在电子烟行业高速发展阶段,行业相关监管体系尚不完善,行业发展出现诸多问题。为了规范电子烟行业的发展环境,行业内一些有实力、有影响力、有担当的企业先后自发组织成立有关电子烟行业协会组织。近年来,国家与地方政府也积极组建电子烟协会,以促进电子烟监管法规的完善。

无论各国的监管政策怎样变化,其目的都是为了减少烟草对人体的侵害,从这一点上,政府与企业的目的是一致的。而趋严的监管是行业野蛮发展期,政府约束行业规范的必然过程,痛苦的转型和更替根本不是达摩克利斯之剑,反而是塑造健康的行业环境的一剂良药。长期来看,电子烟行业依旧是朝阳行业。

02. 真长期主义下,电子烟有确定性未来

长期主义这个词是从基督教传统尤其是清教传统中衍生出来的,清教徒并不等于苦行僧,它更应该被看做信奉长期主义的前提下,摸索出的一套行为模式与管理文化。比如老福特当年开创福特汽车之后,其目标是“使得大量受雇用的工人能够赚到丰实的工资和良好的待遇。这就是我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当年老福特如果只是为了挣钱,大可单纯卖车就行,但老福特想的是工业社会的平衡,如何给工人最高标准的工资:工资含有某种不可替代的神圣因素。它象征着家庭以及家庭前途命运……在会计报表上,工资不过是数字,但在外部世界里,工资就意味着面包、煤炭、婴儿摇篮以及孩子的教育――家庭的舒适和满足生活的基础。

而自从陈春花和罗永浩兜售长期主义以来,国内标榜自己是长期主义的企业举不胜数,毫不客气地说,长期主义这个舶来词更像是企业发展停滞时的借口,在我看来,哪家公司是“长期主义”,哪家公司是“短期主义”,别看他们说的,要看他们做的。

比如招商银行,十年前,其他银行还在做对公存款的时候,招商银行已经很辛苦地去拉零售业务,当时很多银行都不看好,不理解,但招商银行通过10年的坚持,护城河已经做起来了,数字化转型、用户服务都有目共睹,这也是长期主义在中国最好的注解,说明有能力和有意识地做 7 年以上的计划,或者思考这个事情,是有可能获得长期优势的。

其实长期主义就是以人为本,以用户为中心,更高层次的准则则是承担社会责任。

说电子烟行业是长期主义,一是因为电子烟虽然有害健康,但是相对于香烟就好多了,长期来看,随着技术发展,完全有可能研发出模拟香烟的无害电子烟,这对烟民来说绝对是好事;二是因为以悦刻为代表的头部电子烟企业非常自律,我很少见到面对监管如此自律的行业,很多行业是三令五申还在讨价还价。

悦刻是国内电子烟企业中第一家投入重金自建实验室,打造全流程检测标准的企业。全球电子烟主要标准中并没有规定苯系物残留的参考值,悦刻的企业标准选择了最严格的的饮用水标准,对烟油中的苯、甲苯、乙苯、二甲苯总量进行安全检测,即所用烟油中的苯系物含量不得高于饮用水中苯系物含量。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2018年1月,RELX悦刻明确提出禁止向18岁以下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并在RELX悦刻第一款产品发布后,主动在产品外包装和说明书的明显位置印上“未成年人等人群请勿使用”、“避免儿童接触”等提醒,走在监管的前面。

悦刻将企业社会责任贯穿于电子烟生产、销售全流程、每个环节。技术向善,价值观先行。每一位顾客在步入悦刻专卖店的那一刻,向阳花系统已在精准运转,通过智能摄像头的图片采集+云端数据分析,极速判断走进店里的人的年龄,一旦有未成年人进入,店员就会收到系统预警提醒,停下手头工作上前劝阻对方离开。在购买环节,向阳花系统还设有更加严格的验证环节。只有经过了“姓名—证件号—人脸”三道关卡验龄的消费者,才能顺利进行付款。走出悦刻专卖店,也有向阳花系统的时刻“守护”:在智能贩售机上购买产品时,用户也必须通过智能验龄系统的认证;同时,系统已设置电子围栏,确保不在中小学等未成年人密集区域区域开设任何形式售卖场景,在空间上可阻隔未成年人接触电子烟产品。为避免未成年人在信息层面接触电子烟,RELX ME APP已上线年龄验证系统;在智能电子烟产品悦刻灵点上还设有智能童锁功能,用户可通过RELX ME APP一键切断通电,防止未成年人使用。总之,你能想到的未成年人一切可能接触和使用电子烟的场景,悦刻基本上都想到了。为了确保这些政策落到实处,悦刻联合创始人、渠道销售负责人蒋龙还公布了处罚办法,如果有代理商自营渠道违规销售产品给未成年人,悦刻将追缴违约金人民币20万元,并调整授权区域、渠道,情节严重者将停止合作。

悦刻创始人汪莹的视野非常开阔,对电子烟行业在全球的政策复杂性有充分的耐心,对不同国家的不同政策如数家珍。悦刻也是着眼全球化布局,产品走进了全球市场,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向阳花系统也将走进全球不同的国家,践行企业社会责任。

行业和企业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一旦行业不好,企业也很难好。那些真正走在头部、目光长远的企业,考虑问题的着眼点不仅局限于自身,而是整个行业。悦刻为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取得如此成就,第一,烟草特殊性使得其利润率高于其他行业,烟弹复购率也是其他行业望尘莫及的,这属于天然的优势。第二,企业的长期主义思维是最好的背书,没有人怀疑电子烟是一门好生意,行业的自律又在后面加了一句,没有人会怀疑这么好生意不长久。

来源:孟永辉百家号
相关文章